高山铺战斗遗址

高山铺战斗遗址

高山铺位于蕲春县城漕河镇东南十三里清水河谷地。系明朝初年设立的驿站。《湖北通志》载:“高山铺设铺司一名,铺兵七名,接广济县固城铺。”清水河为一小河,有二源:一出紫玉山,二出龙顶山。二水在相距源头三里许之秀才陵汇合,名曰清水河。河之两侧矗立着龙顶山、大旺山、茅庵山、麻寅山、马骑山、紫玉山、洪武垴、簸箕尖等山,南北对峙,东西紧锁,形成十四里长、宽二至三里的狭长谷地,扼蕲(春)广(济)咽喉,古代乃由吴入楚之陆路枢纽,地形险要。这里,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
据史料所载:自元末至新中国成立,在高山铺发生的大的战斗就有10余次,其中最为著名战斗就有三次:

一是元惠宗至正二十一年(1361年)八月,朱元璋与陈友谅鏖战于高山铺。这里还存有以朱洪武(朱元璋)命名的“洪武垴”山名。洪武垴原名铜鼓垴,后为纪念朱洪武,改名洪武垴。它矗立于清水河峡谷之首,与茅庵山对峙,形成一座宽不足二百米的门户,形势险要。相传朱元璋与陈友谅鏖战于铜鼓垴之青龙畈,朱元璋登铜鼓垴督战。山顶现存有一圆形土台,即朱元璋督战台。此台宽约三平方米,高约两米,登台远眺,当年朱、陈鏖战之青龙畈八字山历历在目。青龙畈后两里,有一平岗,名“警跸架”,相传朱元璋驻跸于此(古代皇帝驻止某地,卫士加以警戒,禁止行人出入,名警跸)。

二是辛亥革命后,1926年农历10月,北洋军阀孙传芳会同湘、桂、鄂军3万余人在蕲春设三道防线,北伐军唐生智率1万余人,双方在蕲春展开了著名的“百里大战”,高山铺是北洋军第二道防线的主阵地之一。此战北伐军以少胜多,击败了北洋军,蕲春从此为国民革命军所控制。

三是民国三十六年(公元1947年)六月三十日起,晋冀鲁豫野战军(以下简称解放军)刘伯承司令员、邓小平政委,遵照中共中央关于“举行全国性的反攻”,将战争引向国民党区域,在外线大量歼敌”的决定,率所部七个纵队12万人,一举突破黄河天险,千里跃进大别山。蒋介石急调部队围追堵截。10月,刘、邓大军主力乘势南下,向长江北岸作战略展开:一、二纵及中原独立旅连克经扶、黄安(今红安)、黄冈李集(今属新洲)、浠水;10月20日,经蕲春之漕河入广济,直指武穴,迅速控制了长江北岸300余里,西震武汉,东慑九江。蒋介石令其原驻团风、罗田一带的四十师(缺一个团)及八十二旅,穿过鄂东,向长江边急进,以阻止解放军渡江。四十师是蒋介石所谓的精锐部队,相当骄横。

10月25日,国民党四十师先头部队已至蕲春漕河镇。这时,解放军一纵队已控制了高山铺以南,二纵、三纵、六纵等部正从四面八方日夜兼程向高山铺一带汇集。26日中午,国民党军终于被牵至高山铺、清水河一带,钻进了解放军的马蹄形包围圈。国民党军先头部队进至东界岭、洪武垴地区时,立即遭到解放军的阻击。晚上,解放军六纵在国民党军后边又摆成了一个马蹄形,两个马蹄形渐渐合拢,团团围住了国民党军。

国民党军为了夺路突围,半夜派出兵力去控制他们白天刚走过的马骑山、李家寨山,又遭到六纵的迎头痛击。国民党军发现处境不妙,便拼命争夺四周的山头。在漆黑的夜晚,他们盲目地向解放军阵地连续发起进攻。整整一个夜晚,高山铺、清水河一带,枪声杀声不断,国民党军像一匹被关进笼子里的野兽,进行疯狂的挣扎。

10月27日上午8时,国民党飞机7架在战场上空空投弹药食品,解放军用机枪击落敌机一架,坠毁于洪武垴西南的周家塘,余机逃窜。

按照刘、邓首长部署:10月27日上午9时正,对被困在高山铺、清水河之敌发起总攻。至下午2时战斗结束,此役共毙、俘国民党军1.26万余人,击落敌机一架。此战震动了大江南北,为开辟和建立大别山根据地奠定了基础。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