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都文艺之江清明:美好的生活谁不向往

艾都文艺之江清明:美好的生活谁不向往

 

 

都文艺:文丨艺丨人丨的丨家,蕲春县文联与蕲春县融媒体中心联合出品

发刊词:布谷声中夏令新!

踏着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鼓点,县文联携手融媒体中心合作互联网十文艺模式,蕲春文艺人的家——《都文艺》微信版电子周刊应运而生。

蕲春乃“人物彬彬,英杰代兴”的千年古县,文风灿然。在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新时代,蕲春儿女初心不改,砥砺奋进,凯歌频频。时代主题决定蕲春文艺人的使命任务,呼唤文艺人“与时代同步伐,以人民为中心,以精品奉献人民,用明德引领时代”。

都文艺》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,坚持“二为”方向和“双百”方针,致力于“文艺协会交流,繁荣文艺创作,推介文艺精品,提供精神动力”,每周周日推送具有时代特色、有筋骨、有道德、有温度的文艺作品,彰显信仰之美、崇高之美、精神之美和文化之美。

小说、散文、诗词、书法、绘画、摄影、音乐、微剧本、文化研究、民间文学、民间工艺美术等,均在征稿之列。诚望广大文艺爱好者坚定文化自信,坚持守正创新,坚守“培根铸魂”的文化担当,用心用情用功创作,踊跃投稿;敬请广大读者关注支持,多提宝贵意见,共建共享,共襄雅事。

——李泓(蕲春县文联主席)

随笔四篇(文/江清明)

1杀 牛

腊月下旬了,离过年越来越近。往年这个点家家户户都忙着大包小包置办年货。现在不同了,生活水平大大提高,鸡鸭鱼肉餐餐不断,天天是过年。但今年有些不同,非洲猪瘟所到之处,不是去块皮就是烂块肉,不管是肉猪、仔猪,还是能繁母猪,“牺牲”了不少。物以稀为贵,这样一来,猪肉价格象火箭发射,噌噌地往上涨,年底每市斤高达32元,也带动了禽类和其他肉类价格上涨,让钱变得不值钱了。

我的老家在一条叫蕲河的东岸边,我在外工作,弟弟在家务农。弟弟说是务农,其实对农活一窍不通,倒对“旁门左道”禀赋异常。弟媳在面临村道的自家农舍经营小卖部,兼带垸村“文化活动中心,常有打麻将、打拱的村民光顾,抽点茶水钱,生意不火不疲。弟弟则承包了屋后的十几亩鱼塘养殖小龙虾,并套养了一些胖头鲢鱼。这是他的副业,他的主业则是养牛。

弟弟养牛随缘。刚开始他是在河里捉虾捕鱼,闲空时买来一头小牛犊养着玩。不想母牛长大后竟怀上了,且一肚子下了3头牛崽,就这样弟弟顺水推舟当起了养牛倌,高峰时成牛加牛犊有十几头。

弟弟养牛也很随意,白天把牛从牛栏牵出来往河边一赶就不管了,傍晚再牵回来。因法律规定,偷盗耕牛属于犯罪,要法办坐牢,所以不用担心安全问题。有一年牛丢了一头,也不知是被人偷去了还是走失了,弟弟找到我,说我跟当地电视台熟,让播一条“寻牛启事”。电视台以游动字幕形式滚动播出,第三天,也不知是偷牛贼看了寻牛启事良心发现把牛放了,还是牛走失后又自己找了回来,反正失踪的牛又悄悄地回归了牛群。牛好养,枯叶嫩草皆可,晴天雨天不嫌,再说这年头也不用犁地耕田,个个体壮膘厚,每年要杀上几头在家自卖。

弟弟来电,说腊月二十七要宰几头牛,叫我抽空回去拿几斤,猪肉贵,多吃点牛肉。垸村的人都知道弟弟杀牛卖,围了不少人。他们很清楚,弟弟的牛是“环保牛”,沒吃饲料,全是天然放养,还不注水,可大胆买,放心吃。杀牛的屠夫很精,往年宰一头牛收费300元,今年要收400元,说牛肉也涨价了。牛肉的价格确实是涨了,且不是涨一点点,分割开来卖,牛腿肉每市斤50元,牛脯肉和牛排每市斤40元。有的人嫌贵,说别处的牛肉每市斤只卖43元左右。杀牛的哪种场面沒见过,呛那人:大苕不识货,干肉和注水肉也不晓得。

没错,缺德商贩多了去,注水算什么,肉放长了水分会流失,蚀秤。他们与时俱进,研究了新的方法,注淀粉水。所谓淀粉水就是用淀粉、食用明胶和水搅拌而成。注入淀粉水的牛肉颜色鲜亮,且水分不易溢出,压秤。唉,生活处处有陷阱。

牛腿挂在事先架好的杆子上,村民三三两两,你5斤,我8斤,不一会就‘瓜分完了。我站在旁边看热闹,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,只要有人嫌肉孬不要,我就说你不要我要,那人立马就拿去了。其实我也是真的要,没有“托”的成分,尽管是亲兄弟。一位精明的婶婶一直在现场,却总是挑肥拣瘦,肉卖完了还是两手空空。有人问她么不称几斤,她说肉好俏,沒抢赢。哎哟哟,哪里是沒抢赢,分明是她眼睛看花了,这山望到那山高,白白地丧失了机会。

好多人往往就是这样,不该失去的偏偏让它失去了,所以人和人的命运就各不相同。

2红绿灯下的暖流

天似乎是被打破了,从腊月到正月,可爱的太阳远行流浪去了,恼人的雨就淅淅沥沥下个不停。傍晚,寒气逼人,可我却鬼使神差想去把一头乱发整理一下。

从家到我常去的理发店有好几站路,要过好几个红绿灯。我之所以舍近求远去这家理发店,是因为里头有我的“御用”理发师彪仔。我这人两只肩膀上扛的脑袋没有规则很不方正,好多半撇子手艺的理发师不是把头发剪得象狗咬似的,就是把发型头样出得不伦不类毫无章法,整个县城大小理发店都去过,惟有“千丝路”的彪仔能入我的法眼,他理的头型和对毛发的处理符合我的审美观。我理发大都去找他。

我驾驶着老款大众迈腾行至一十字路口,不知什么原因,那不争气的开了十几年的老爷车熄火了,怎么也启动不。没办法,我只好在车子的屁股后头支上用来提示路人的三角架,连忙给修理师傅打电话前来处理。红绿灯交替闪烁,车流象开闸的水泻泻停停,喇叭声和咒怨声此起彼伏,却没有一位路过的行人和司机伸出援手,或者是询问一下缘由。我在寒风中焦急地等待修理师傅救援,感觉天好冷,这世界好冷。

好半天修理师傅才来,经检查是发动机的皮带断了,且电瓶无电。总不能在马路中央修车吧?再说是在红绿灯前,既碍事又不安全,得把车移到路旁才是。怎么移?推呗。师傅一手掌握方向盘一手用力推,我呢,自不必多说,舍出洪荒之力推车。怎奈人手不够,力量欠缺,车子象蜗牛爬行。因车子正熄火在红绿灯下,推至公路旁得穿过红绿灯,有一段不小的距离,我和修理师傅均累得气喘吁吁。

这当儿,一辆红色的电动摩托车从身旁驶过又折了回来,停到路边,从车上下来一位陌生的女子,二话不说,加入到推车的行列。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,车子不再象蜗牛蠕动,不一会推到了路边的安全地带。我还没来得及道一声谢谢,那女子就嫣然一笑骑上她的电动车风一样地飘走了。

我怅然若失,修理师傅也是一脸的惊愕。虽有丝丝细雨,虽有冽冽寒风,但红绿灯下的暖意象电流一样倏忽传遍全身……

3亲情的力量

腊月初八,按理说是要吃腊八粥的,可几位嗜酒君摒弃传统,要上馆子嘬一顿,说现在是什么年代了,以酒当粥。两瓶小茅台(白云边20年)刚滋溜儿喝完,堂姐夫来电,说堂姐不行了,不能说话,己到弥留之际。

我和堂姐同居一城,不由分说,趁堂姐未去阎王报到之前见一面,心里也塌实些,免得留下遗憾。

堂姐是大伯的女儿,已有75‘岁高龄,前几年身子还健朗,近两年这病那病没个消停。堂姐只有姐妹俩,没有哥兄老弟,虽然我们是叔伯的,但在她眼里,我就是他的亲弟弟,平时在外人面前常提起我,说她的弟弟如何如何,一脸的荣耀和自豪。我家有什么大小事她都积极参与,且以姐姐自居张罗客人。堂姐是个勤劳善良的人,改革前虽是国营农场工人,其实与农民没有什么两样,倒是到退休年龄,各项优惠政策都得到了落实,晚年的日子过得还算滋润。

堂姐仰躺在可升降的沙发上,鸭绒被包裹着身体,呼吸十分微弱,眼晴已睁不开了,也不能开口说话。我拉着她的手,提高嗓门呼喊她,没什么反应,好半天才轻轻地很吃力地点了一下头,在点头的同时,我感觉到她的手也在用力握了我一下。以我的经验和感觉,堂姐是过不去这个年了,说不定就是这几天的事。于是我和堂姐夫商量,迅速通知子女和几个主要亲戚,要24小时轮流值守,特别是子女们,一脚都不能离开,要为堂姐送老。

两三个小时后,子女们都从四面八方赶回,我的哥兄老弟也来了。

这会儿,奇迹出现了,原来一动不动的堂姐有了翻身的动作,且慢慢睁开眼睛。我们都屏住呼吸。她拉着我的手,用食指在我的手心指点着什么。堂姐的大女儿赶忙拿来纸笔,说老娘可能有事要交代。

堂姐很吃力地在纸上歪歪斜斜地写下“上班”两字。我立马明白过来,她是叫我去上班。我说今天是礼拜天不用上班。她似乎明白了,又在纸上写下一个“吃”字。我告诉她,我午饭早就吃过了。我刚一说完,她苍白的脸开始有了血色,紧跟着红润起来,紧闭的嘴唇也翕动着:“你们都来了……”堂姐突然神奇地冒出一句话来。在场的人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,大家明白,堂姐己从鬼门关里逃出来了。

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气氛开始活跃起来。我说大姐,你真会吓唬人,看,你随便用几个小动作就把儿女们召唤回来了。堂姐一脸的灿烂,说这就是亲情。

是的,亲情的力量是神奇的,伟大的,她不仅能把亲人从死神手中夺回来,还可以让世界变得更加明亮,更加温暖祥和!

4美好的生活谁不向往

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。如果不是亲身经历,打死我也不会相信这世上居然有这样一个奇葩的看房者。

春节期间,一个昵称叫123的陌生人申请添加微信朋友,说是在58同城上看到我有房屋出售,咨询一下。我简单介绍了房子的情况,対方说先关注一下,大概5月左右去看房。我便把她的昵称备注为“5月关注”。从微信右上角的小桔黄图标看,对方是一位女性。打电话和添加微信咨询房子的人几乎每天都有,而最终成交者廖廖,我大都不放在心上。

昨天,5月关注微信上说,她要我带她去看房,并约定接头的地点。

见面后我大为惊讶。5月关注不是女的,而是一个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戴着口罩的男孩。

我说微信123就是你?

他点了点头。

你要买房?我问。

是想看看。他说。

从接他的地点到房屋的距离少说有六七公里,我真的不想浪费时间带一个小屁孩去看房,明显是恶作剧。但看他一脸的稚嫩和真诚又不象,叫人捉摸不准。我犹豫了。

叔叔,带我去看看吧。他央求道。

男孩说话有些结巴,吐词也不清晰,身体看样子发育迟缓,但无智障。我说,上车吧。好奇心驱使我要探过究竟,没理由拒绝。

路上,边开车边和他聊了起来。他告诉我他今年23岁,父亲是一位滴滴司机,老家的房子早就卖了,现在住舅舅的家里。母亲在药厂上班,还有一个两岁的妹妹,由奶奶照看。

我问他,你看房家里人知道不?他说不知道。这大大超出了正常人的思维范畴,一个无业的23岁的年轻人肯定是买不起房子的,象这种事往往是大人作主,而他现在偏偏瞒着父母要去看房,这到底唱的是哪一曲?

到达目的地,5月关注一进屋就很认真地看起房来,时不时拿起手机这儿照照,那儿拍拍,并询问了价格和付款方式。

说真的,从一见到他的那一刻起,我就不抱任何成交的希望,就他目前的家庭状况肯定是现款买不起我这房子。

买不起又怎样?这并不防碍他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。

也许他只是在家里蜗居久了,需要找个理由出来转转,我呢,也权当做一名志愿者领着他出来散散心。

甚至我还有另一个想法,如果他真的缺少与人交流,在家里闷得慌,尽管在微信告诉我,再忙我也会抽出身子,陪他看房,甚至看电影、逛商场、去野外游玩……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